请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骇客伶姨

更新时间: 2019-11-08 18:49

骇客伶姨

第一章诚实的奖励

晚上六时许,公车上……

“小正乖,吃完麦当劳就到乾妈家去喔,今天就住乾妈家哟。Www.dywx.Net 第☆一文学”

这是五年前的事了,我爸妈常要外出应酬,这时妈的闺中密友伶姨就来带我

到她家去。伶姨年龄比妈小上一大截,怎么认识的我不知道。只知道伶姨是我乾

妈。我只知道,爸妈只要电脑有问题,一定是一通电话问伶姨。伶姨原本在她以

前唸的大学计中任职,后来被一家资讯公司聘去当安全部总监。做没多久公司要

升她的职,伶姨却厌烦了还得不时到公司的日子,婉拒了提议。那公司为了留下

伶姨,请伶姨当首席安全顾问,要不要到公司随伶姨的意。之后陆陆续续有不少

公司慕名而来,伶姨又多了不少顾问头衔。当然,伶姨也接了我爸妈一家子公司

的首席安全顾问聘书,只是先和我爸妈约法三章,言明绝不支薪。

伶姨平日就待在家,她还有个嗜好就是电脑游戏。新游戏一出来,一定先出

现在伶姨家。常常伶姨玩完了,国内还没上市。有时她就送给朋友,拿去出版功

略及破解。所以,我也满喜欢到伶姨家的,因为伶姨家有各式电脑游戏可以玩。

后来,伶姨嫁了人,搬离了台北。对象,是聘伶姨当顾问的其中一家公司的

母公司总裁。

然后就是半年前了,伶姨的丈夫突然留张条子说要去寻找真正的自我。把财

产,以及他的跨国企业,全留给了伶姨。还有一纸签好名的离婚证书,说他不能

因为任性就绑住伶姨。心情纷乱的伶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最亲近的密友,我

妈。于是,伶姨到我家住了一星期,理清了思绪。找了人管理她的豪宅,将跨国

企业及其子公司托给专业经理人管理。为了不想离朋友太远,伶姨决定搬回台北。

最后,她买下的,是我家大厦中的两层楼,打通成一户。

伶姨婚后并没有孩子,所以就常要我也叫她妈。不过,这一点,不管伶姨怎

么讨好利诱,我都不为所动。伶姨的英文也不是盖的,说写听均属一流。(后来

妈才告诉我,伶姨从小就到美国,在“小留学生”名词的出现之前就已赴美,直

到伶姨国中才回来。)而且还是国内最高学府的理学院毕业。现在加上住在我家

楼上几层楼,我要入国中,妈于是拜托伶姨当我的家教。爸妈又常出外应酬,所

以,最后便成,我住在伶姨家的日子反而比自家多。

伶姨替我准备了一个房间,规格摆设都与我楼下自己房间一模一样。唯一的

不同,是电脑的连线,我房里的与对房伶姨的是相连的。对外,伶姨拉的是25

6K的专线。

伶姨现年三十五岁,面貌姣好,身裁窈窕修长,身高163公分。三围是3

4C、25、35。(上围是我在洗澡时偷看到伶姨乳罩知道的,其余是日后伶

姨告诉我的。)聪明机智又美丽温柔,我真是不明白,伶姨的丈夫为什么放着这

么个完美的人而去“寻找自我?”如果硬要挑毛病,就是伶姨的迷糊个性,不时

会忘记带东西。

正是因为这个个性,加上我正在发育的年纪,所以,有次伶姨把待洗衣物拿

去洗衣间时,不小心把一件浅蓝色三角裤掉了,被跟在她身后的我捡了起来。这

件三角裤被我藏在抽屉的夹层中,每天上网看色情图片时,一边**,一边将伶

姨的三角裤凑在鼻边及**上厮摩。

伶姨规定我要写日记,所以我每天都会用电脑日记程式记录下来。为了保有

**,要开日记程式是须要密码的,这个程式也没有icon在桌面或任何组群

档案夹。不仅如此,我还把整个目录隐藏了起来,可说是防卫严密。所以我就放

心的把藏了伶姨的三角裤的抽屉夹层这些事记在日记中。

这阵子,爸妈出国考察。行程结束后不回国,直接去度他们的n度密月去。

我是独子,只要把我安置好,他们就当“不良父母”去了。于是,我又被托给了

伶姨。

一个夏日午后,我从外头玩回来,直接回伶姨家。见到伶姨正在准备晚餐,

我倒了杯饮料,坐在厨房料理桌旁的高脚凳上,和穿着宽松上衣与长裙的伶姨闲

聊着。阳光衬托出伶姨美妙的身材,而伶姨来回的移动更突显她美丽的丰臀。裙

下三角裤的棱线隐约可现。真想看看她裙下的三角裤,贴在她身屁股上的样子。

想着想着,我身体起了自然反映,讲话开始吞吞吐吐。我急忙的喝饮料掩饰。可

是,伶姨还是察觉了,转过身来,看着我问,“小正,你是怎么了?”

我想,这下毁了,还是直说,省得最后谎话扯得七零八落。所以,我就把我

看到的及脑中想的说了出来。

伶姨愣了一下,咬了咬下唇,想了一会,然后终于下了决定。“小正,我们

大人一直都教你要诚实,所以,你说出来是正确的行为。因为这样,诚实是该有

所奖励的。”然后,伶姨把裙子撩了起来,露出她穿的白色三角裤,就这样站着

让我看了好一会儿。再转过身去,把穿着三角裤的屁股也让我看。最后,她把裙

子扎在腰际,让只穿三角裤的下身就这么暴露在我的视线,继续准备晚餐,就好

像没事一样。

这种转变,这个情景,我的**都快暴了。急急忙忙放下饮料,冲回房间,

没两下子,我的**就喷了出来。

收拾好了之后,伶姨也喊道,“小正,来吃饭了。”

我走出房,回到餐厅,我才发现,伶姨的裙子还是一直扎在腰际。就这样一

直持着。伶姨神色自若,表现得一丝异样都没有。而在她起身为我添饭,走过我

身旁时,我还瞄到有几根阴毛调皮的从缝边露了出来。伶姨的菜一直都很好吃,

但是这顿饭,我的吞咽困难许多。草草吃完,我又冲回房间,又**了一次

第二章骇客入侵

这天,伶姨心血来潮,想到总公司去视察。留我一个人在家。于是,我就偷

偷潜进只能从伶姨房间进去的更衣室去探险。那间更衣室大概是明亮宽敞,伶姨

的衣物配饰都整齐的陈列着。当然,我的目地不在这儿,我的目标在那些大抽屉。

我打开左边第一格,入目的是一格格的裤袜:网眼,蕾丝,各种花彩,各种颜色

;好,左边第二格,这里放的是吊袜带组,同样的,各形各色俱全;第三格则是

丝质小内衣,小马甲,还有连身小马甲,在最下方用按钮扣扣住。进入右边第一

格,我知道我找到了,配套的奶罩与三角裤。右边第二、三格也是。这三层是依

颜色深浅排列的。在网路上见过的情趣衣物,这里都有。蕾丝镶边、中间镂空蕾

丝、中空、中间用较透明丝质的、丁字型的……

真是大开眼界。里面以丝质得居多,夹杂一些绵质的。估算有一半左右是透

明的,真是进了宝库了。而且,我还发现,最下层抽屉中最里面几格,放的并不

是衣物。有跳蛋、有按摩棒、有肛塞,最新奇的是,跳蛋、按摩棒和肛塞居然都

还有无线摇控型的。有些还是全新尚未拆盒的呢。然而,我却没有拿走任何一样。

因为,少了那股穿过得骚味,取而代之的是清新洗过的味道。我沉醉在其中,想

像着伶姨或穿或用这些东西的景像。

突然,我被电话声拉回了现实。我急忙冲回我房间接听电话。(没错,伶姨

在我房间留了我的专线电话)是伶姨打来的。“小正,乾妈忘了带家里钥匙出来

了,这样吧,你把钥匙带着,我待会回去接你,我们出去吃吧。你想吃什么呢?”

我回说随便。伶姨沉吟了一下说,“你到我房里的电脑,打开我得万用手册程式,

密码是……,翻到Gourmet那部份,到评价5。0满分的地方,选一家你

想去的吧。”“可是,伶姨,妳不是可以从公司登入家中电脑吗?”“小傻瓜,

我是做网路安防的,怎么会笨到开放我的私人资讯呢?伺服器中,就是那颗硬碟

完全隔离,只能从我桌上开启的。更何况,是你要选择去哪一家吃呀。”于是我

就拿着无线电话又回到伶姨的房间。输入密码,随意挑了一家。把那家餐厅的电

话给了伶姨,让她去订位。“好,那么,记得带钥匙,我半小时后在楼下大厅等

你啰。”

当我准备关毕程式时,我突然在伶姨昨天的记事中看到一组字串,是我的日

记程式的密码!也就是说,我所以为不会让伶姨知道的秘密,对伶姨的性幻想,

伶姨全都知道!

我回到房里,打开电脑,然后就不知该怎么办了。伶姨都已经看了,我还能

怎么办?改密码是不可能防得了伶姨的,现在删除也来不及了。换日记程式也没

有用,伶姨还是可以轻松如入无人之境的侵入。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就这样我在电脑前呆坐了二十分钟,才猛然发觉伶姨要来接我了。颓然的把

电源关上后,我下楼和伶姨出去吃了顿食不知味的晚餐。这其间,我都不敢正视

伶姨。伶姨发现有异,直问我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没有回答。

回到伶姨家后,我拿了我家的钥匙,说要回家去睡,就坐电梯下楼回家了。

之后几天,我都只是坐电梯上楼到伶姨家吃三餐,学英数理化,再坐电梯下楼回

家。

还是伶姨打破僵局,说,“小正,妳妈把你托给我,可是你每天晚上都下楼

去,我担心你一个人在家不安全,还是上来你房间睡吧。”我回说,不会有问题

的。伶姨又说什么瓦斯电气都还是有隐藏危机什么的。这些,都没有说动我。最

后,伶姨说,“我一个女人家,单独住安全上也有顾虑。你是男生要保护我。你

上楼来睡,我们多少也有个照应。不然我就搬下去你家。”这下我没话说了。于

是,又回伶姨家住了。

那晚,养成的习惯,我不自觉的又把日记程式打开,自动翻到最后记录的一

页。入眼的是日期,是伶姨到公司的那天早上,而且,令我讶异的是,内容不是

我写的——

对不起,小正,乾妈昨晚一时手痒,看了你的日记,侵犯了你的**。你知

道的,乾妈是专门防堵骇客的。你应该也清楚,安防与骇客只是一线之隔。乾妈

的另一个身份就是骇客。乾妈是最早期的骇客之一,这也是乾妈的兴趣之一。正

因如此,乾妈才能镇得住入侵骇客。所谓盗亦有道,我们正牌的骇客是不会侵害

对方资料,侵犯对方利益的,我们只会留下讯息给管理者,叫他补好这个漏洞。

若不是留下讯息,我们在“技术上”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只有够笨的骇客才

会被人察觉抓到的。至于那些为非作歹,偏离正道的,仅管没对乾妈挂名的公司

下手,乾妈在追踪出来后也会给予治裁。最近破获的一些骇客,其实破案的关键,

是他们主要信箱中发出的一封“自首信”。当然,他们对于这封“自首信”是全

然不知情的。

所以,当乾妈连到你的电脑,看到有保护,就不自主的一路破解进来了。如

果没有保护,可能乾妈就忽略过去了。不瞒你,只要与internet连结的

电脑,没有乾妈进不去的。至于封闭式的,乾妈只要接触其中一个点,三两下也

可拿到最核心的资料。

**并不是坏事,适度的**其实是很健康的。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乾

妈不会反对禁止的。你现在看看萤幕旁,乾妈为您准备好了滋润乳液,就是不希

望你伤到命根子。至于你藏在夹层的那条底裤,已经放太久了,乾妈拿去洗了,

并且替你换了条新的。如果颜色样式你不喜欢,在日记中告诉乾妈,乾妈会换你

喜欢的。要不然,你就直接到乾妈的更衣室挑选好了。

对于你拿乾妈当性幻想的对象,乾妈不会怪你的。事实上,乾妈觉得很荣幸。

只不过,现实道德约束,在真实生活,我们不能逾越这条无形的线。乾妈其实很

欣赏你这些性幻想的想法,这样子,好像我们更亲近。

乾妈的好奇心违背了骇客的守则,侵犯了你的**,真的很抱歉。希望你可

以原谅乾妈。

巧伶——

我看完了这篇东西,先瞄向萤幕旁,没错,有瓶乳液。再来就是查我藏在夹

层那条乾妈的三角裤。浅蓝色的三角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条粉红丝质小衬裤。

我拿了起来,嗅了嗅,是条乾净洗过的。乾净的三角裤,少了那股味道,情调就

不对了。

我再仔细的详读了几次。没想到,乾妈这么开明。然后,我决定要在我的日

记中给乾妈留言——

伶姨

如果我要乾净的三角裤,我大可从网路上购买,不是吗?而且,我不喜欢衬

裤,是不是可以请您换过?——

然后,我就去做别的事了。隔天,我藉故去便利商店,顺便回家检查一下,

出去晃了一下。当我回来后,伶姨在她房里睡午觉。我直奔我房间,打开抽屉时。

发现我的抽屉多了一格分隔,里面是条粉红色三角裤,原来的衬裤不见了。夹层

里就没有东西了。我拿起那条粉红色三角裤,闻了一闻,那股熟悉的骚味又回来

了。我知道,伶姨又入侵的我的电脑,并且明白了我的意思。开电脑一看日记,

伶姨又留了字——

Yourwishismycommand。

至于夹层,乾妈想就不必要了。这种事不必躲躲藏藏的,不是吗?

巧伶——

真是没有想到事情竟是这样的发展。从那天起,我的抽屉里每隔两三天,伶

姨帮我打扫房间后,就会换过一条穿过的三角裤,供我**用。有时还有搭配的

吊袜带或丝袜以及胸罩,这是当伶姨考我英数理化时,我成绩好的奖励。(喔,

为什么没有帮佣或管家?这是伶姨的坚持,她不喜欢外人碰她家里的东西。一如

防堵骇客,不喜欢有人入侵。所以家里一切都由她自己动手。事实上,房子装璜

好之后,除了几次爸陪妈上来或者妈自己上来,只有我来过。)至于乳液,也都

经常维持足够份量。

住在伶姨家,比楼下几层的自家有趣多了。

第三章意外的收获

这样子的日子,实在很快乐。我可以大大方方的在房里,拿着嗅着伶姨的三

角裤**。不必怕伶姨发现而把门反锁。而且,每隔两三天打开抽屉都会有种开

奖的兴奋与期待。

这天晚上,我一如往常,在伶姨给我上完课后,将房门关了(虽然没有反锁,

但是,我还是不想让伶姨看到我**),上了网路,看着图片,拿出伶姨今天新

放进来的三角裤,**了起来。

想像着图上如果是伶姨和我,不禁**又涨大不少。当我把伶姨的三角裤靠

上脸,颊时我发现,居然有点湿湿的。是**!想到这里,我快喷出来了。

没想到,就在这时,门把转动了,伶姨踏了一步进来,一边说着,“小正,

我要去超市买点东西,你要不要我顺便买些什么?”

我急急把伶姨的三角裤掩在我的**上。可是,到了紧要关头已不容我煞车

回马了!一股浓精喷了出来,将伶姨的三角裤稍顶起来。这件三角裤就渐渐被阵

阵续来的**把湿润了。

伶姨也愣住了,一会儿回过神来,才嗫嗫嚅嚅的说,“对不起,小正,我该

先敲门的。”

然后,伶姨居然就跪在我大开双腿的**前,用那条已沾的**的三角裤,

将我射精后的**擦乾净。经过伶姨纤细手指的触摸,我的**又微微挺了起来。

“好啦!”伶姨站起身来,“这条内裤我要拿去洗了。你要我到超市顺便买

些什么吗?”伶姨转身准备走出去了。

“可是,伶姨,妳……”这回轮到我嗫嗫嚅嚅的了。

“哎,真是搞不过你。好吧,把头转过去,眼睛闭起来。”伶姨背对着我这

么说,一面随手把那条浸湿的三角裤放在我桌上。双腿并拢挺直,将裙撩起在腰

际,就在我房门前将三角裤以优雅的姿势褪了下去。我就这么一直没动,看着这

一切,看着那条刚刚还贴在伶姨美臀上的三角裤,就这样连同裤袜脱了下来。我

还看见,伶姨浓密阴毛覆盖下的丰满**,浑圆的丰臀,还有那紧缩的肛门。全

都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眼前。不自主的,我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微微的张了开来。

下面的**,更是高耸了起来。

忽的眼前一黑,这条还留着伶姨体温的苹果绿三角裤就这么被轻抛到我脸上。

“叫你闭上眼睛别看的你还看。小色鬼!”伶姨嗔道。顺手拿起那条沾了精

液的三角裤,就这么走出我的房间。走出门外几步时还抛下一句,“还有,把你

的桌子擦一擦。”看着伶姨臀部轻摆,路过垃圾筒时,将那条三角裤往里面一抛。

然后穿上高跟鞋,就这样,裙子底下空无一物的出门到超市买东西去了。

等我回过神来,伶姨已经出了门去了。那条还留着余温的苹果绿三角裤还挂

在我的脸上。至于我的**,早已竖的快喷出来了。


 也许你喜欢